當前位置:首頁 -> 耗煤行業 -> 化工行業 -> 行業新聞

油價閃崩+新冠疫情 現代煤化工遭遇“最強”沖擊

2020/4/9 16:20:30       

“目前,大部分煤制乙二醇項目處于盈虧平衡點以下,很多企業不得不減產、停產,行業洗牌在所難免。”


“煤制烯烴是公認‘最賺錢’的煤化工細分領域,即便如此,大部分項目也難抵低油價沖擊。國際油價低于40美元/桶,項目基本就不賺錢了。”


“本輪油價暴跌與以往有很大區別,絕不能寄希望于油價短期內反彈回升,必須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。”


近一個月來,國際油價斷崖式下跌,WTI價格一度跌破20美元/桶,在影響油市的同時,也給現代煤化工發展敲響警鐘。在接受記者采訪時,多位行業專家、企業人士紛紛表達擔憂之情。業內甚至認為,油價閃崩疊加新冠肺炎疫情影響,行業正遭遇近年來的“最強”沖擊。這一次,現代煤化工能否經受考驗?


行業遭遇近年來最大沖擊


3月初,國際油價開始下跌。截至4月2日,WTI原油期貨、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仍在30美元/桶之下。油價“跌跌不休”,讓煤化工企業的日子更緊了。


對此,下游市場很快出現連鎖反應,多個煤化工產品的價格應聲下跌。例如,據統計,從3月6日到10日,粗苯、工業萘、高溫煤焦油價格已分別下滑158元/噸、77元/噸、31元/噸。而這些輕微跌幅僅是“開始”。


以近兩年最熱門的煤制乙二醇為例,現有項目成本多在4800-5000元/噸。除了傳統石油乙烯法路線,煤制乙二醇產能已占到總產能的40%以上。油價下跌以來,乙二醇期貨、現貨市場價格雙雙跌破4000元/噸,期貨價格一度低于3000元/噸。就在1年多前,煤制乙二醇尚處8000元/噸的高位。“相比傳統路線,煤制乙二醇已有很強競爭力。盡管如此,低油價沖擊仍導致大部分項目虧損,很多企業無奈減產、停產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企業人士坦言。


石油和化學工業規劃院能源化工處處長王鈺進一步告訴記者,按照產品劃分,現代煤化工各細分行業均有自己的“臨界點”。在煤制油領域,當油價分別高于70—75美元/桶、55美元/桶時,以油品為主、以化學品為主的項目才具備盈利能力。當油價高于45—50美元/桶,煤制烯烴項目可保證盈利;油價低于40美元/桶,項目基本不賺錢。煤制乙二醇的盈虧平衡點,則在55美元/桶左右。


“國際油價若長期低于45美元/桶,現代煤化工行業將持續大面積虧損。短期若能回到50美元/桶,煤制烯烴項目還有一定盈利空間。”王鈺認為,相比2008年、2014年兩次油價暴跌,本次影響更甚,“可以說,這是近年來煤化工行業遭遇的最大一次沖擊。”


產品跌價暴露發展模式短板


煤化工項目的盈利能力與油價息息相關,行業遭遇低油價沖擊也非首次。但多位業內人士認為,相比以往,此輪沖擊更值得警醒。


“此次影響的時間長、范圍廣,疊加新冠肺炎疫情沖擊,未來走勢尚不明朗。除了影響上游生產,下游需求也大打折扣,終端產品降價很快,對行業產生全面性影響。”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煤化工專委會副秘書長王秀江表示,吸取前幾輪低油價教訓,煤化工企業已深刻認識到技術創新、管理升級等做法的重要性,并做了大量改進。但由于多重因素疊加,應對本輪沖擊的難度更大。


陜西延長石油(集團)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楊悅也稱,本輪油價暴跌受多種因素影響,與以往有很大區別,絕不能寄希望于油價短期內反彈回升,必須做好打持久戰的思想和行動準備。


除了“眼前”難關,一位資深人士向記者表示,此前,煤化工行業雖經受住幾輪考驗,部分項目也取得較好經濟效益,但油價下跌的風險仍被低估了。“2014年暴跌之后,油價有所回升,現代煤化工重新熱了起來,大量項目爭相上馬。實際上,受世界經濟形勢、原油生產成本、技術進步降低油耗等影響,長期維持中低油價的概率更大。”


上述人士認為,對低油價風險的低估,還表現在現有項目復制多、創新少,進而導致行業整體以量取勝,并不占優。“比如,煤制乙二醇項目市場化程度高、發展速度很快。但大批裝置在技術尚未成熟時就趕著上馬,有些投資存在明顯的盲目性,還有的產品質量并不能適應下游需求。項目數量多,應用領域、范圍卻受限,低油價之下競爭力更弱。”


早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,國家能源集團總經理助理張繼明也稱,項目越建越多,但方案雷同、布局分散,沒有形成集群效應,投資和成本也未逐步降低。“以煤制烯烴為例,市場有缺口時,效益尚可觀。當市場飽和時,能否抵住沿海和海外大規模低成本的產能沖擊?”


關鍵要在中低油價下具備競爭力


記者進一步了解到,部分企業正在通過增加多元化產品種類、加大高附加值產品比重、全面調整負荷等方式,積極應對低油價沖擊。


短期來看,王鈺表示,國際油價將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低位運行,煤化工企業要做好過“緊日子”的準備。“煤化工項目的經濟性和競爭力,既受到油價影響,也與原料煤價格緊密相關。國際油價下跌,石油基產品的價格隨之下滑,國內原料煤的價格卻沒有明顯波動,或者說相比油價變動,煤價反應滯后。為避免煤化工項目被兩頭夾擊,建議企業在煤價上想想辦法。”


王鈺稱,對于自身有煤源的企業而言,調低化工用煤價格,相當于減少煤礦利潤,從“左口袋”到“右口袋”以渡過眼前困難。對于其他企業,可嘗試與供應方談判適當調整煤價,實現周期性緩解。“面對下游需求萎縮、國際油價震蕩,煤化工項目先要活下來。”


長遠來看,如何在中低油價下具備競爭力,是行業面臨的關鍵問題。張繼明表示,若回不到“高油價”時代,現代煤化工還將直面沿海新建煉化一體化項目的沖擊。相比之下,煤化工項目的單位產能投資大,是石油煉化單位產能投資強度的5—10倍;現有項目規模有限,往往只能生產1-2個主產品,很難實現梯級化利用。“未來,核心是成本與特色的競爭。現代煤化工行業缺乏生產成本低或獨特的產品,亟需找準定位,根據自身特點耦合技術路線、優化系統、統籌考慮,形成差異化特色明顯、比較優勢突出的產品體系。”


上述資深專家也稱,以提高產業競爭力為基礎,現代煤化工行業要尋求技術突破,分類施策、適度發展。“長期以來,提到煤化工就說規劃了多少萬噸的項目,接下來可否考慮換一換說法,從追求數量轉向數量與質量并重。”


來源:中國能源報


煤炭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凡本網注明"來源:煤炭網www.daveavenue.com 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為"煤炭網www.daveavenue.com "獨家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在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"來源:煤炭網www.daveavenue.com ",違反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本網轉載并注明其他來源的稿件,是本著為讀者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,并不意味著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使用時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,禁止擅自篡改稿件來源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違反者本網也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如本網轉載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在兩周內盡快來電或來函聯系。

  • 用手機也能做煤炭生意啦!
  • 中煤遠大:煤炭貿易也有了“支付寶”
  • 中煤開啟煤炭出口貿易人民幣結算新時代
  • 下半年煤炭市場依然嚴峻
市場動態

版權所有:中煤遠大 注冊商標 任何單位個人不得侵犯     地址:北京市豐臺區總部基地航豐路中航榮豐1層

聯系電話:010-51662488         網站技術運營:中煤遠大(北京)電子商務股份有限公司

    京ICP證120289號     京ICP備18023690號-1      京公網安備 11010602010109號     


關注中煤遠大微信
跟蹤最新行業資訊
6年级女生